一二三产新融合:全面激活市场、要素和主体
  丹东新闻网  2017-11-20 11:32:48

南昌近视怎么治好,

  土耳其修宪公投背后的政治追求

  土耳其的修宪公投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。西方主流媒体,尤其是美国的《纽约时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《外交政策》和《中东观察》等,都认为这是埃尔多安想强化自己的权力,旨在建立个人“独裁”。土耳其国内的反对派也与西方口径一致,认为埃尔多安修宪成功大权在握后,会推行威权主义,甚至推动土耳其社会的伊斯兰化等。而土耳其一家名为TR724的网媒就认为,“如果全民公投通过修宪草案,那么土耳其将开始独裁制度”是一句废话,因为早在多年前土耳其就已经迈入“独裁”,而此次公投如果是“赞成”的话,不过是给埃尔多安的意图提供所谓的“人民认可”而已。

  不得不说的是,土耳其总统制改革并不是一个新问题,早在上世纪80年代厄扎尔就已经提出,90年代时德米雷尔也提出过。为何埃尔多安的总统制在西方媒体 (如果不用“西方势力”字眼的话) 那里如此不受待见呢? 这还得从埃尔多安所追求的内政外交政策来分析。

  埃尔多安希望打造一支更本土化、更少受制于美国、更忠诚于他的新精英队伍,以便实施更独立于美国和欧洲的内外政策。要知道,美欧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操纵土耳其的内政外交政策,尤其在库尔德问题上表现得最为明显。追求“独立自主”的埃尔多安于是就成了美国的“眼中钉”。只有在这个背景上,我们才可理解为什么会有由费图拉·居伦及其在司法和警察部门的追随者在2013年12月发起的针对埃尔多安家族及幕僚的腐败案调查,以及由居伦在军队中的追随者发动的2016年“7·15”未遂军事政变;同时,也只有在这个背景上,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什么埃尔多安认定美国是未遂政变的幕后推手。设想一下,如果受美国庇护和支持的居伦能在2013年末的腐败案中把埃尔多安扳倒,或者埃尔多安在2014年的议会选举中失败,就不会有2016年7月的未遂政变;如果2016年的政变成功,也就不会有目前的罗织“独裁者”罪名的舆论战了。

  对土耳其民众而言,如果埃尔多安真的是在寻求独裁制,或者已经在实施独裁统治,那么2016年7月政变时,他们根本无需走向街头反对政变,早就可以利用政变,顺势将“独裁者”埃尔多安推翻。但事实正好相反,正像埃尔多安自己所说的那样,未遂政变是土耳其人民的胜利。

  在经历了2013年末的腐败案冲击、2014年两次大选的洗礼,以及2016年7月未遂政变的历练后,埃尔多安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去获取此次公投胜利。如果公投获胜,相信土耳其不会像反对者设想的那样恐怖:会像朝鲜一样,对世界关闭大门;土耳其与欧盟、欧洲人权法院和仲裁机构签订的所有协议先被冻结,然后被取消;土耳其将彻底伊斯兰化……如此等等。但可以设想的是,埃尔多安将在国内进一步肃清美欧代言人,肃清居伦势力,尤其是藏匿于正发党内部的居伦分子。用土耳其经济学家科勒姆·阿尔金的话说,“公投获胜后的‘新土耳其’将会再度升级,意味着土耳其的旧体制已经结束,即将开启新体制,土耳其将会有一个专业化的政府,高效的治理模式,公共事务更加完善”。

  在对外关系上,埃尔多安政府将实施更加独立的外交政策,进一步摆脱西方(美国)的控制。一如埃尔多安总统顾问萨黛特·奥茹赤所指出的:“7·15”未遂军事政变是土美关系的转折点,土美同盟已成为历史;土耳其也不会再被欧盟当猴耍,加入欧盟将不再会成为土耳其孜孜追求的目标(当然土耳其并不反对加入欧盟)。

  与美国和欧盟渐行渐远的同时,土耳其必将寻求与更多其他国家的合作。除继续强化与俄罗斯的关系外,土耳其将会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合作。当然,土耳其也会更频繁地谈论退出北约、加入上合组织,这或许将是一盘超越布热津斯基设计的“大棋局”。

  (郭长刚 作者系上海大学教授、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)

 

编辑: 崔家华

南昌近视怎么治好,南昌近视怎么治疗,南昌近视怎么治

二维码扫
关注官网微信
丹东新闻

图片新闻